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世界

[转载]中国如何用艺术向世界推广自己

来源:中国网作者:齐磊2012/10/18

{{GA_Article.Images.Alttext$}}

2009年3月在北京今日艺术馆,中国艺术家岳敏君站在自己的一副作品旁。像他这样的艺术家已经在世界现代艺术和建筑界开拓出了自己的事业,尽管那在国内还是受限制的领域。

大约10几年前,岳敏君还是个局外人,尽力不进入那个圈子。他是个艺术家,更是个有破坏力的激烈的政府批评者,政府那时既没意识到他作品的价值也没有耐心容忍他对社会的讽刺。

“十年前根本没地方展示你的作品,”47岁的岳敏君说。“甚至没人会租给你一间工作室,他们担心你在里面干坏事。所以你看,现在事情变了许多。”他笑着说。

岳敏君是在北京798艺术区一家高雅的咖啡厅说这番话的,这座巨大的废弃工厂2002年被政府重新开发利用,为艺术家工作室、画廊和时尚店使用。街对面是家纪念品店,里面都是他个人品牌的东西,有咖啡杯、日历、笔记本和画框等。

他从无家可归的反对者到文化产业名人,仅用了短短10年时间——欢迎来到一个全新的中国,2.0时代的中国。30年前邓小平开创了中国经济奇迹,在广东省开放了首个允许西方投资的经济特区。现在这个国家即将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领导人也要进入到第二阶段:努力满足人们落后的文化生活和文化产品出口的需求。

在国际艺术品拍卖展上频频亮相的不仅仅是中国知名艺术家,这也是中国政府自身形象的展示。岳敏君这样的一流艺术家名声鹊起就向世界说明,他们已与历史达成非官方和解,展示了对反对者的开明。

一项精心计划的策略正在实施,将文化产品和经济发展相联系,显示了执政党渴望从制造业中心转变为国际舞台上的全能选手。

有个名词可以形容这种策略:软实力。定义如下:“一个政体通过文化和意识形态吸引力来获取自身所需的能力。”。特别是在现代中国,软实力理解为全方位的公关活动,包括增强自身形象和影响力,向全世界推广一个和谐的,有文化的中国。

最近能说明中国不再满足于做一个不出声的经济巨人的事情出现在上个月,当时奥巴马总统正在中国正式访问,他在强调中国人权时被直率地告知管好自己的事。接着在加拿大总理哈珀访华时,中国官方指责他来的太晚了。

早在2006年官方《人民日报》社论解释的更明白:“尽管中国有5000年悠久文明历史,我们现在却成了个总装车间。”文章总结道:“中国要成为强国,文化、政治和经济必须同步加强。”

随后的2007年,优先发展文化被党的官员更明确的表达出来。中央党校副校长李书磊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说的很明白:“美国利用电影和音乐传播其意识形态并扩大自身国际利益……,说的更明白点,一些大国希望利用文化作为武器来对抗其他国家,因此我们必须努力提升我们国家的软实力。”

此举意味重大,文化要大幅度发展了。英国一家国际发展咨询公司Heritage Developments 报告显示,中国计划2015年前投资数十亿在全国范围建造1500所博物馆,其中许多预算都超过1亿美元。同时国家广电总局今年秋天宣布将投资几十亿帮助打造大型媒体和娱乐巨头,通过出口国家制作的的多语言文化产品,去合美国传媒巨鳄时代华纳和新闻集团竞争。他们还将增加该领域的私人股份企业,此事还在研究中。

在中国城市层面看,这种软实力冲动的结果就是数以百计的“文化园区”,这些似乎一夜之间冒了出来。

“中共中央真的成理查德•弗洛里达(Richard Florida)了,”欧宁说,他是北京一位艺术家和社会活动者,理查德是著名的城市建设创意阶级(creative class)之父,目前在多伦多大学任教。

“政府的确视文化为商业契机,”欧宁说。“在中国北方许多城市都有废弃工厂,都希望成为798艺术区,可那儿根本没有艺术家!你怎么能在一无所有中发展创意产业?”

798艺术区已成为著名的成功模式,成立不久却已成为中国第三个最吸引游客的地方,排在长城和紫禁城之后。

几十个这样的园区分布在北京周边。非官方数据显示上海有类似区域接近300个。为了达到园区效果,许多人被迫离开自己的房子。欧宁说,城市和社会的快速变迁不断带来的压力是明显的,又要用某种特殊的艺术自由标志去换取更广泛的专制。

假如艺术标志着自由表达的萌芽,那它就是暗淡无光的文化领域内的亮点。今年中国官方解除了对一些有争议的电影制作人的限制,欢迎他们返回国家投资的工作室,但他们的作品需受审查,同时政府还促进发展了流行音乐产业,并允许在西方发行过剩的高档杂志在中国快速发展。

《Vogue》和《Elle》等世界知名杂志的中国版都被《青年视觉》所击溃,这是份中国出品的月刊,内容都是性感时尚和传统相混合的设计内容。

但媒体和文化产业的快速发展不能被误解为个人表达的丰富。“这不是文化繁荣或者文化多样性,这就是软实力。” 香港大学中国传媒项目的班志远(David Bandurski)说。

以中影集团为国庆60周年制作的大片《建国大业》为例,“假如你作为局外人看,你觉得很繁荣了,影片很好,很流畅,”他说。“他们需要文艺复兴,但是他们需要的是可控制的复兴。可整个来自权力中心的文化革命的概念会让你明白:文化不该这么产生。”

“革命,真正的革命现在已经不可能了,”欧宁平静地说。“所以我们还能希望什么?只能每个人在自己日常生活中有些小进步。社会应该如此改变:个人一步一步地前进,每个人都如此。”(节译:齐磊)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未克

tags:中国|其他|文化交流
编辑:tanglei